瀚海期刊网,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投稿权威机构

在线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瀚海期刊网

首页 > 论文欣赏 > 文学论文 > 现代文学论文 > 详情
 现代文学论文
现代文学作品陌生化叙事手法研究
作者:未知 如您是作者,请告知我们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內容摘要:本文通过对现代文学作品中陌生化的生成原因予以简单分析,并对现代文学作品中陌生化的实质及目的进行阐述,同时结合部分优秀作家的现代文学作品如毕飞宇的《那个男孩是我》、《枸杞子》及作家珍妮佛·伊根的《塔楼》对现代文学作品陌生化叙事手法如叙事视角陌生化、叙事语言陌生化及叙事结构陌生化等进行研究,从而促进我国文学创造领域繁荣发展。 
  关键词:现代文学作品 陌生化 艺术魅力 
  “陌生化”理念首次出现在什洛克夫斯基的《词语的复活》一文中,这一词为作者所创造的新词。原俄文中并无“陌生化”一词,据作者什洛克夫斯基所言,“陌生化”一词,为当时笔误造成。然而正因当时笔误所创造的词语,在文学界占有重要地位。“陌生化”为俄国形式主义理论的关键概念,“陌生化”通过多种不同角度如创作、接受者等对文字作品文学性的产生、被感受原因予以解释,从而拓展文学作品批评的新领域。 
  一.现代文学作品陌生化的生成 
  陌生化为俄国形式主义理论构建的核心理念。人类心理感知、生理感知均具备由陌生至习惯的认知特性。陌生化一词作者什洛克夫斯基认为,人们对艺术感知的重复性使艺术感知逐渐转变为习惯感知,丧失艺术感知新鲜性。同理,人们对相同或类似的文字作品感知新鲜性也会逐步转变为感知自动性及感知麻木性,甚至导致读者艺术感知新鲜感完全丢失。为增强读者文学作品阅读新鲜感、体验文学作品所带来的陌生艺术感受,须使用已有文字作品截然不同的文学形式,刺激读者艺术感知能力。语言为文字作品开展创作的基本,同时也为人类日常生活、工作的必备工具。若将语言以文学角度进行划分,可将语言分为工具性语言、文学性语言两类。工具性语言为人类日常生活、工作中交流信息或表达自身情感的一种工具,工具性语言对语言的精确性、实用性与文学性语言相比具有较高要求。文学性语言通常为文字创作者进行文字创作的工具,文学性语言需具有较高审美性。从宏观角度分析,文字创作者应对日常生活所用语言、文学性语言二者进行区分。文字创作者进行文字作品创作,须对日常生活用语,即工具性语言具有较为深刻、全面的理解。同时文字创作者也应大量阅读现存文学作品,并将自身对文学作品的理解进行记录、分析。此种方式,既可提升作者自身文学修养,又可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作者挣脱现有文字形式束缚,创作出具有自身特色的文字作品。 
  二.现代文学作品陌生化的实质及目的 
  1.现代文学作品陌生化的实质 
  现代文学作品陌生化实质为创新,即求变,此为一切文学作品创作的根本手段。从文学、现实角度来讲,文学作品创作灵感大多来源于生活。因大部分人生活、工作较为平淡及琐碎,无论是现实主义文学或现代主义文学均难以将日常生活照搬至文学作品中。仅有借助文字创作者对人们日常生活予以加工、丰满,将人们于日常生活中所忽略的生活细节予以放大,让人们通过一种全新的视角去观察、感受,方为文字作品价值所在。从某种层面上说,现实主义文学、现代主义文学二者间区别仅为对人们日常生活的加工程度不同。从文学创作层面来讲,陌生化是通过与传统文字作品相比较方才得以显现。 
  2.现代文学作品陌生化的目的 
  现代文学作品陌生化目的为使文字作品更具有感知新鲜性,而感知新鲜性通常通过新形式、传统形式二者间对比得以展现。大部分现存文字创作形式因自身常见的叙事视角、叙事语言及叙事结构正逐渐使人们感知能力下降,文字创作者可借助文学作品的陌生创作将人们感知能力逐渐提升。当同一类文学创作形式或某种相似度较高的文学创作形式占据文字创作的主流地位时,便又会使读者感知新鲜能力逐渐下降。此种不良循环模式下,文学作品创作形式不断创新已成为文学领域进步、发展的必然趋势。此种文学创作新形式的文学价值便在于语言自身所具有新奇性、独特性。文字创作者对日常生活语言的偏离理解为语言创作新奇性、独特性的重要来源之一,而对人们日常生活语言的偏离理解大多来源于文字创作者对现实生活的创造性变化。日常生活语言理解的变化为文学作品创作的陌生化的主要表现之一,语言变化的主要目的为产生艺术效果、强化人们审美感受。 
  三.现代文学作品陌生化叙事手法研究 
  1.叙事视角陌生化 
  儿童视角为文字叙述策略中最为重要的一种叙事策略。从新时期至今已被诸多文字创作者应用于文字作品创作过程中。儿童视角为通过儿童的视角、口吻完成对所发生事件的叙述,故事的展现具有较为鲜明的儿童思维特点。小说的叙事结构、叙事姿态、心理意识及叙述基调均受制于文字创作者所选定的儿童视角。以毕飞宇的文学作品为例,此作家的文学作品大多以儿童视角为第一叙述视角,借助儿童视角对人们生活予以观察,实现作者对世界的认知、审视。在毕飞宇作品《那个男孩是我》中,借助于城里婶婶家养病期间的“我”,见证舞蹈演员的悲惨结局。毕飞宇作品《枸杞子》中,“我”的父亲虽杀过人,但他却成为英雄。石油勘测队在村里的努力并未为村民带来所期望的光明,却留下深深的伤害。上述文学作品大多属于文革叙事,故事叙述者通过儿童视角,对自身熟稔的“疼痛”主题予以表达,如恐怖混乱的人际社会、人民间残酷的争斗,无辜人民的非正常死亡及被剥夺幸福的童年,均在提醒人们对那个时代的野蛮予以关注。 
  2.叙事语言陌生化 
  现代文学作品通常借助多种修辞手段以实现增强语言效果的目的。比喻此种修辞手法为文字作品创作过程中较为常用的修辞手法之一,若文字创作者设喻缺乏恰当性,则会使所创作文字作品成为陈词滥调。而毕飞宇所创作的文学作品中,除将比喻合理运用外,也可将难以表达的自身感觉、心理活动进行充分展现。毕飞宇所创作的文学作品《那个男孩是我》中,正值青春年少的“我”对隔壁饰演白毛女的舞蹈演员萌生纯真、朦胧的情愫:“此种情绪像无法言语的植物在风中随风姿态摇曳,最后又飘落在雨中。”毕飞宇将青春期少年所萌生的情愫予以生动形象的表达,将处于养病期间的“我”惆怅、伤感的情绪完美展现。毕飞宇将少年“我”的伤感惆怅转化为读者皆可借助视觉掌握的植物动态形象予以展现。此种描写方式既可将少年内心惆怅予以展现,又可使读者对少年内心情感进行充分感知。 3.叙事结构陌生化 
  现代文学作品《塔楼》突破传统文字创作手段,此文学作品作者珍妮佛·伊根借助对作品叙事视角、叙事语言、叙事结构的陌生化处理,通过新颖、奇特的写作方式将文学作品中较为常见的越狱情节与悬疑故事进行巧妙结合,使此文学作品实现叙事形式、美学二者间的完美融合。《塔楼》此部文学作品分为三部分,前两部分中文字创作者将丹尼、雷两人间的故事穿插在同部分,第三部分为霍莉的自述部分。文字创作者对叙事结构的巧妙、独特安排,让读者时而处于丹尼虚构故事情节中,时而又处于雷的现实故事情节中,作者巧妙的将虚构、现实两种故事情节穿插于同部分。而实际上,故事整体不过为文字创作者的想象,故事整体结构虽看似凌乱,实则暗藏玄机。故事整体情节可分为两条主要线索,作品中的第四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为一条主要线索,剩余作品章节为另一条主要线索,两条主要线索于作品的第十五章结尾处交叉,让读者理清此文学作品的故事结构,清楚故事大概。文中第一条主要线索以丹尼角度出发,叙述丹尼与表格豪伊间因童年时一场恶作剧而产生的纠缠、嫌隙;第二条主要线索以雷的角度出发,使用第一人称叙事(作品第三部分霍莉也为第一人称叙事)。两条主要线索间相互交错,使读者始终处于现实、虚构两者对立中,难辨虚实,给读者一种新奇的阅读体验。 
  现代文学作品陌生化的叙事手法除赋予文学作品独特的艺术魅力外,也将文学作品所特有的文学性予以凸显,便于读者将文学作品、非文学作品予以区分,从而确定文学作品在艺术创作中的重要地位。文字创作者借助对意象、时间予以扭曲处理,产生文学作品中的叙事陌生化。叙事陌生化意在将语言中习惯化、麻木化、自动化的关系予以解构,重新创建一条新型意指链。此外,现代文学作品中陌生化的叙事方式,除为读者展现事物的多面性及事物发展动态性外,也为读者拓展事物认知新途径,推动世界文学向丰富化方向发展。 
  参考文献 
  [1]严苡丹,王羽西.张爱玲自译文学作品中陌生化手法的再现研究[J].外语学刊,2015(04):121-125. 
  [2]黄婷婷,蒋甜.文学作品陌生化问题探析[J].池州学院学报,2013,27(02):105-107. 
  [3]上官秋实.论陌生化与文学产生到接受的本源性關联[J].通化师范学院学报,2012,33(01):46-48. 
  [4]金兵.陌生化手法在文学中的重要作用[J].石河子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03):47-50. 
  [5]王瑞彪.陌生化的艺术魅力及实现陌生化的方法[J].常州工学院学报(社科版),2017(04):65-68. 

文学论文范文
http://wx.hanhaiqikan.cn/


 

相关期刊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