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
咨询

发表
咨询

写作
指导

写作
指导

权威
检查

权威
检查

关注
微信

关注
微信

瀚海期刊微信
返回
顶部

瀚海期刊网,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投稿权威机构

在线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端 |

瀚海期刊网

首页 > 论文欣赏 > 文学论文 > 详情

More推荐期刊

 文学论文
重读汪曾祺兼论当代文学相关问题
作者:未知 如您是作者,请告知我们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要】相比于同时期的当代作家来说,对汪曾祺先生的作品评价几乎没有分歧,这种原则上的一致,说明论述汪曾祺文学作品的思路还方法还具备很大的上升空间。本文根据以往工作经验,从主流文学思潮的反差、与传统的衔接、叙述语言与文体、小说的散文化四方面,论述了汪曾祺兼论当代文学相关问题探讨,希望可以对相关工作起到一定的帮助作用。 
  【关键词】汪曾祺;当代文学;叙述语言 
  前言: 
  汪曾祺在上世纪40年代出版了《邂逅集》,到了50年代以后,汪曾祺便很少在发作品,而京剧《沙家浜》也为他带来了很多声明和烦恼。但汪曾祺的作品文学意义的展示,主要在其小说《受戒》之后展示出来。因此,在汪曾祺整体创造生涯的评价过程中,人们需要对八十年代之后的汪曾祺进行重点关注。除了小说之外,汪曾祺的散文创作也延续了他的创作特点,更是他创作的重要参照。 
  一、主流文学思潮的反差 
  当汪曾祺在创作过程中不断积累特色时,外界人士开始对汪曾祺的认识进行了严厉批判。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批判界开始提升了对汪曾祺的重视程度,正是由于汪曾祺的作品,为长时期被冷落的中国文学带来了新的曙光。在重读《晚翠文谈新编》时,人们很容易发现,在所有对汪曾祺小说集散文的理解上,都没有超越汪曾祺本身的论述,而且这种自我论述可以引起批判家们更加深入的研讨。汪曾祺自身并不擅长理论论述,以传统文论特点为主,常用的一些概念和范畴也经常受到古代文论的影响。站在现实角度来说,“回到现实主义和民族传统”是他文学创造的基本概括,最终形成了新的抒情现实主义。例如,在《晚饭花集》自序之中,汪曾祺提到了他的创作渊源:“我笔下的短片小说,主要是对传统故事进行临摹。”在1986年,《汪曾祺自选集》自序中也明显表露出,他的散文主要继承了明清散文和五四散文传统和特点,其中还掺杂着张岱等人的艺术痕迹。另外,在《浦桥集》自序上,汪曾祺明确指出:“所有的散文都不愿意接受中国传统,这也使得一些好散文被埋没。”这里所提到的主要内容,便是将传统和现代散文之间的关系进行论述。 
  二、与传统的衔接 
  在汪曾祺与传统之间的关系确立之后,研究人员便可以以一条线索为主,该线索也伴随着一个问题,那便是汪曾祺的作用如何实现与传统的有效衔接。这其中还包括如何落笔小说如何实现散文化发展等。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汪曾祺的创作意义如果仅仅停留在恢復传统的领域和层次上,其创造性将会无法被突显出来,气现代性过度也会被隐藏。很显然,在二者之间,人们很容易辨别出后者更具现实意义。在与传统衔接过程中,主要包括旧传统和新传统之分。由于汪曾祺阐释过小说与古典叙述方式之间的关系,则这一部分稳定性较强。在《受戒》创造过程中,汪曾祺在主人公的阐释上给出了不同答案,而主人公之间的潜在关系也是与传统衔接的有利体现[1]。 
  三、叙述语言与文体 
  不可否认的是,作家语言应用情况和天赋存在直接关系,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作家将会应用怎样的语言风格去完成写作。但在语言文化性的展示上,大多与后天学习有关。在1986年,汪曾祺在《晚翠文谈》中写下了他与文学之间的关系,有时“若即若离”,有时“完全隔离”。在汪曾祺眼中,这也是他与文学最合适的位置。也正是这种生活与现实之间的关系,能够确保汪曾祺既能融入思潮之中,又能游离于思潮之外。带文革结束之后,汪曾祺的一些年轻时期的想法在脑海之中复苏,并对文学传统产生了认同感,如何将这种文化沉淀与语言之中,汪曾祺给出的答案就是多读书,利用书中的知识来构成新的文化特性,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出更多新的语言和文体,提升作品的文学魅力。 
  四、小说的散文化 
  小说散文化是汪曾祺小说创作的主要特征,这一观点也得到了文学批评学家的认同,在汪曾祺的小说中,具有明显的审美情趣,具有形散神不散的散文底蕴,具有浓郁的抒情色彩,是美学手法的重要体现。现当代文学理论认为,汪曾祺的小说创作赋予了传统小说创作手法以新的内涵,使得中国古典小说的创作脉络得以延续,通过对文类消融写法的充分运用,运用诗词的形式表现小说的主体,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是汪曾祺小说的神来之笔。汪曾祺在创作小说的过程中实现了对五四散文传统的继承,其抒情过程具有克制性的特点,具有浓烈的审美意趣,实现了对身心的调试,打造了闲适的行文风格。在对汪曾祺自述小说进行研究的过程中发现,其小说具有浓厚的故事性色彩,但与其他作家不同,汪曾祺突破了将故事情节作为重点的创作观念,对现代抒情小说进行了重新定义,采用散文化的语言,营造了特定的环境氛围,并将个人情感夹杂其中。由于汪曾祺主要集中对小说氛围的营造,因而小说中的对话也是为了烘托气氛产生的。在以往的小说创作过程中,对话具有推动情节发展的作用,而汪曾祺小说中的对话部分则是独立存在的,例如,《受戒》中对对话的描写,根本目的在于对氛围的营造[2]。 
  总结: 
  综上所述,基于现当代文学观下对汪曾祺小说创作进行审读发现,汪曾祺的小说创作理念与主流文学存在着严重反差,受古代文论的影响较大,在继承和发扬五四散文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实现了对传统小说创作理念的颠覆,其语言具有散文化的倾向,具有明显的审美特征。因此,为了实现对汪曾祺小说创作特点的探究,可借鉴上述看法。 
  参考文献: 
  [1]张超.微型方志、民族志与人物形象来源考——汪曾祺《大淖记事》叙事方式初探[J].潍坊学院学报,2018,18(01):75-78. 
  [2]张晗.水的生命隐喻与文化象征意义——从自传体系列散文《逝水》看汪曾祺的人生智慧[J].潍坊学院学报,2018,18(01):71-74.

 

相关期刊分类